曖昧是糖,甜到憂傷。

但凡說這句話的人,必定是嘗過了那曖昧的糖,但味蕾的甜轉化為心頭的傷的人。

 

據說除了愛情和友情,還有一種感情。 它總是將你的心搔的蠢蠢欲動,想更上一層樓,卻又怕登高畏寒,失足成恨。 它讓你裝作灑脫,說想忘記,說無所謂,卻又無論如何捨不得放手。它是一種糖,甜了自己,則傷了別人;甜了別人,則會傷了自己。


它是一個藉口,有了它,可以逃避背叛的罪惡感。
它絕對的光明磊落,但也絕對的潛藏暗涌。
它是曖昧。 曖昧是糖,甜到憂傷。


聽過一句話說,如果愛情像是東坡肘子,曖昧便似鮑汁鵝掌,後者比前者更有回味。
曖昧是一種距離,有一些人,無論相隔地多麼近,哪怕兩人相互重疊,卻還是只能擦肩而過,永遠無法相互廝守,得不到,但也撕不去,卻也刻骨銘心。


曖昧就睡在你的隔壁,卻永遠不會穿透墻壁,不會逃離那邊熟睡的人,而投奔向你,但是,隔著墻,它卻給你帶來隱隱約約藕斷絲連的甜意。


曖昧是虛構,無法成實,你不說,別人未必知道。但是它釀造的太濃密就在空氣裡流動,慢慢的液化、凝固,殘留的是叫做憂傷的晶體。


有人告訴我:想念是一種極沒有出息的可憐又可恨的小動物!
再華麗的文字,再動人的句子,都敵不過雙唇接觸的一剎那;再崇高的道德,再重要的原則,都會在靈與肉的交融中煙消雲散,土崩瓦解。可是,細想起來這也未必就是沒有出息,也許這正說明了真愛的攻無不克,無堅不摧吧。


可是曖昧不是愛情,它是躲在愛情的陰影裡不能見光的東西。
如果說“愛如鮮血流千年”,那麼千年來流出的鮮血是曖昧,委屈成全的是愛情。



曖昧是糖,甜到憂傷。我們都是陳列在玻璃櫃裡,包裝精緻,不可一世的甜蜜糖果;你放蕩不羈,剝開它嚐到了甜,就注定有憂傷在角落裡等待著你。


我們都是走在空空街道上的迷路的孩子,向左還是向右;你平淡不驚的執起它的手,帶領它走過溫暖這一站,可是寒冷的下一站,你注定離去。


我們都是被天堂遺失的天使,拼命扇動翅膀尋找天堂的方向;你伸開雙臂保護它,狂野而又寂寞地飛的很高很高,摔下來時,注定支離破碎,屍骨無存。


曖昧是糖,甜到憂傷。

有人說,魚的記憶只有七秒,七秒後它不會再記得以前的事。我想說,人的記憶是一輩子的,你以為忘掉的事情,其實永遠記得。但是,無論是甜蜜還是憂傷,無論溫暖還是疼痛,無論是愛還是恨,都要忘記。

因為,人的記憶是一輩子的事,你以為記得事情,其實也會忘記。

曖昧是糖,甜到憂傷。








jo4bj6aul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