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上所有的情,最難是親情。這種情通常表達會太直接,在人生不同階段中,多少會因親人互動過於直接,毫無修飾的表達而有所積怨。


然而能讓自己最花心思去化解內心積怨的,恐怕也只有血濃於水這種情。


突然想,如果世上最難的一門情,都能讓自己不計較,還能有什麼情能讓自己有內心積怨,計較直至老死?


親人之間的情,有理可循。愛情無理可循,又得如何計較?忽而,腦袋裡浮現一句話: 當下,都是真的。愛一個人,『認真』的愛過,那甜蜜到不行的"當下"若已難追回,是不是就該極盡所能的讓自己和對方。像是跌入萬劫不復的深淵,怨忿滿天飛?


我自以為,『認真』的愛一個人,因為那"當下"成為過去式,而頻頻埋怨不已,其實,也等於否定自已的付出。


我相信,愛上的那一刻起,對方一定就是最好的。
如果,非得"當下"永遠存在,才能是自己眼中最好的,那自己口口聲聲的愛,豈不連菸缸裡的菸屁股都不如?


既然是自己眼底最好的,就不會因為有活生生的瑕疵,讓對方瞬間成了路人眼中,喊打不堪的過街老鼠。


天下無不是的父母,其他人呢? 現在,我真正相信,善待他人,也就是善待自己。

 

 

 


jo4bj6aul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