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許女人真的是為感情而活的動物,再理性、再成熟的女人一旦陷入感情,便會失去理智。裴多菲一首為呼喚自由而寫的名詩,經過許多癡情人的使用之後,只剩了前面兩句:「生命誠可貴,愛情價更高。」癡情,已經演變成了一種怪病。

 

癡情這種病也如其它病一樣,病來如山倒,病去如抽絲。愛情來到時,沒有人會追究其原因。任何的邏輯推理與科學公式都不適用於愛情,愛的魔力使得無數人常常 「明知不能為而為之」。


然而,愛情逝去後,刨根問底、窮追不捨或者日省百遍、沉淪自虐幾乎成了一種通病。尤其是失愛的女人,心裡都有十萬個為什麼,諸如 「他為什麼不愛我了」之類。這些為什麼讓女人們在愛的獨角戲裡沉迷、沉淪直至沉沒。


我 們每個人都曾有過生病的經歷。當你在病中時,虛弱的身體、憔悴的面容、痛苦的表情會讓愛你的親人們充滿憐惜並盡心照顧。但是,你會因為眷戀這種憐惜和照顧 而願意留在病中嗎?同樣,我們也都有過大病初癒的感受。那時候,親人臉上欣慰的笑容比醫院外的陽光還燦爛。為了這笑容,誰不願意早點康復呢?


但是,這一切邏輯對於病在癡情中的女人卻不適用。她們總是希望用自己的怨和恨來觸動一顆已經不屬於自己的心。何其難也!且不說這樣做是多麼的無望,既便那顆心還有一點你的位置,難道他的痛苦會比他的快樂更讓你高興和滿足嗎?


很欣賞張曉風的一句話:「無論何時,我最愛的,都是你的笑。」真愛,莫過如此。台灣著名時事評論員、節目主持人,被李敖稱為「台灣最聰明的女人」的陳文茜說過這樣的話:「我不一定有能力與別人長久相愛,但我很有能力和別人分手,不論是我負人還是人負我。」


'' 治療癡情,必須學會忘卻 '' 誰也無法抹去生命的烙印,但我們可以選擇忘卻傷害記住美好。


清理人生路上叢生的雜草,留下鮮花和綠樹,那麼,無論何時回首,你看到的都是美麗和陽光。「愛情只是生命的中的插曲,不是生命的唯一,更不是生命的全部。生命,永遠高於愛情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
jo4bj6aul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