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們總是把悲傷留給自己,把歡笑帶給他人。留下來的悲傷會藏在哪裡呢?


這裡面有藏著每人的星座
 
 

笑容裡
有誰不喜歡快樂的人兒,又有誰能輕易的認同他們的悲傷,記得梁靜茹有句歌詞,「我的聲音在笑,淚在飆,電話那頭的你可知道。」或者,羊兒和獅子,有的便是這樣數不盡的經歷,知道的扼腕,不知道的便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  

想哭的時候,卻莫名忽然笑了,有的時候,悲傷和失望不僅僅只有一種形式。他們如同站在地球的一個小角落,一次次地擦乾淚水和汗水,只為了明天能夠依舊有甜美 的微笑,即使累過,疲憊過,放棄過,哭泣過,想離開過,逃避過,但最後依然還在原來的地方,像最虔誠的教徒,守護和敬仰著最美的夢。用笑容祭奠悲傷。
 
  

心底
在這個世界上,有些人如白紙剔透,有些人卻早已塵封了厚厚的灰塵,風來,雨來,也奈何不得。蠍子和摩羯應該就屬於後者,也許與生俱來,他們從來就不單純。因此,許多人恨上了他們的真情假意,或者,蠍子和摩羯的內心也早就恨上了自己。
  

他們徘徊在世界的繁華落寞,卻無法驅散心裡的愛和恨。在自己心底,潛藏著那種叫「悲傷」的東西,時不時的浮出,但總是堅強的把它給壓抑下去。有些痛,就好像要嚼爛了,嚥下去,讓心底的洪流沖刷,最後表面乾淨了。蠍子和摩羯不會讓別人看見奔騰的悲傷,因此留給自己一顆被蠶食了的不堪的心,對於他們來說那是生命 的代價。
 
  

眼神裡
有些東西,不敢凝視,怕是如一汪深幽的泉水,透著魔勁兒,久了便會不顧一切的跳下去。然若永遠不去嘗試,就不會懂得,那原本是苦澀的泉水,全無了初見的清澈與純潔。因為,其中聚集了悲傷,那些循環往復,永無盡頭的歎息。
  

巨蟹,處女,魚魚的臉上,最容易洩露真相的,便是眼睛,它透露著所有關於歡喜與悲傷,因此,對著清澈的鏡面,千萬不要凝視,那剎那湧動的傷感會將你吞沒.什 麼時候起,赤子般的明亮被無盡的陰霾代替,也如同歲月輾轉般無可奈何。本有那一雙愛笑的眼睛,望見的天空時卻溢滿悲傷,或者正在祈禱著,天空不要為你掉眼 淚。
 
  

背影
雙子座 水瓶座總是很難從他們的神色辨別喜怒哀怨,似乎早就帶上了一層面具,籠罩著,許多年。成了生命的一部分,摘不下來,他們其實是無害的,卻也總是假情假意的,根本失去了真誠的可能。也許,唯一還有跡可循的,就是背影。
  

只 可惜,生命中的那些背影,漸漸淡了,漸漸散了。只留下一個佇立窗前的背影,沒有快樂,凝視窗外的背影,更是永遠悲傷。分不開的悲傷,分不開的背影,也是分 不開的人。雙子和瓶子太虛偽或者太傻,頭也不回地離開,沒有任何表情,甚至殘忍的微笑著離開,卻留給別人一個意味深長的背影。遺忘了彼此,卻還有血色殘陽 映照的影子。
 

眉間
金牛座 天秤座 射手座三個看上去各異的星座,分別在塵世間選擇著各自的路徑,卻也都是捧著悲傷無措,便掛在眉間。其實,在內心,他們並不是希望就這樣退隱一生一世,讓雲淡風輕。總是,還期盼著有一個人,能看到這一縷悲傷,即使只留一滴清淚,也不枉多年的期許。
  

一 幕戲結束,一曲又將開始,看似不羈,卻有著飄零的心緒,這一路,走走停停,何處才是停泊的驛站。曾經假裝將心掏空,不再有感覺去觸及傷痛,將笑容與眼神埋 藏在沙土中,渾濁著,可眉間的一抹終是掩蓋不住。關於美麗與哀愁,都深深鐫刻,怨人忽略或者看不透,還是倔強的悲傷停駐,期待有人能撫平挽留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jo4bj6aul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