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人一個世界,你的世界裡幸福幾許?煩惱又幾多呢?
「知我者謂我心憂,不知我者謂我何求。」只有暗流湧動的大江才會滾滾東流入海,平靜的小溪只能在石頭的縫隙裡婉轉流淌。


煩惱之與人生,如風雨之與樹木,只有經歷過長期的精神鬱結,才能夠孕育絕世的才華,司馬遷在屈辱中成就史家的絕唱,李清照在淒涼的晚景中將婉約詞推向高潮。


沒有煩惱的人生如一潭死水,即使能在陽光下泛起粼粼波光,也終將因長時間的凝滯而沉淪腐朽。


煩惱和幸福相伴相生。心懷高遠理想的人,為了理想而奮鬥終身,應該是幸福的人。但是追求理想如爬山,山越高,體力和毅力就會經受更嚴峻的挑戰,在征服自己 的過程中要忍受多少煩惱和痛苦?


中國人在儒家思想的長時間熏染之下,把建功立業作為人生的最大目標。孔子當年周遊列國,戰亂紛繁,諸侯以武力爭奪天下的時代,他纍纍若喪家之狗。他的煩惱 能少得了嗎?


一生的抱負不能實現,只能回到家鄉高坐杏壇教授學生。而他最大的幸福竟然是「莫春者,春服既成;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風乎舞雩, 詠而歸」。


現 實中能像莊子一樣,遺世獨立,羽化登仙,神遊夢蝶,希望像一隻拖著尾巴游弋在爛泥塘裡烏龜,自由自在享受生命,像他這樣傲然於世的人又有幾個?從某種意 義上來說是不是莊子比孔子更幸福?然而,當他飢腸轆轆、形容枯槁時,不但感受身體上痛苦,還要面對監河侯的嘴臉,忍受「涸轍之魚」的煩惱。


先賢們曾在繁茂的草原上找到了芬芳的花園。心靈花園是荒草恣肆還是鮮花盛開?我們是花園的主人,只有自己清楚明白。煩惱是野火也燒不盡的草兒,在適當的時機還會捲土重來,幸福的花朵也會被無情的風雨摧殘。


終其一生,我們要做的就是:拔掉野草,呵護花朵。

 

 

 

 

jo4bj6aul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